1. <meter id="yus7c"><delect id="yus7c"><dl id="yus7c"></dl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2. 怀念朱谦之先生

        2019年08月06日 14:57:42
        来源: 中华读书报 作者: 黄夏年

          百科全书式的学者

          1999年10月15日,在北京建国门内大街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会议室里,正在召开纪念我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、哲学家和东方学家朱谦之先生诞辰100周年的大会,许多在京的当代中国社会科学家出席了会议,年逾九旬的著名学者张岱年先生发来贺信,全文如下:

          朱谦之先生是现代著名的哲学史家、哲学家,著作宏富,对于中国哲学史、东方哲学史有精湛的研究,作出了重要的贡献,所著《中国哲学对欧洲的影响》价值尤高。1952年高教院系调整,全国哲学系教授都集中到北京大学,朱先生由广州中山大学调到北京大学,参加中国哲学史教研室工作。朱先生调到北大后工作勤奋,早晨4点起床,执笔撰写,到9点参加教研室会议,已经工作了3个小时,其勤奋如此。在北大,著有?#29420;献有?#37322;》《日本朱子学》《日本阳明学等》。

          朱先生为人正直,作风正派,不随波逐流,不随俗浮沉,正气凛然,令人敬佩!朱先生在北大时住在中关园,我常到朱先生家访候。后来朱先生调到宗教研究所,移居城内社科院宿舍。我从江西鲤鱼洲回京后,到朱先生寓所问候,朱先生卧病在床,由朱夫人扶掖起坐,畅谈甚久,不意几个月后,朱先生就仙逝了!

          朱先生仙逝后,举行了告别仪式,由冯友兰先生致悼词,对朱先生学术成就评价很高。现在宗教研究所举行纪念朱先生诞生100周年座谈会,这是有重要意义的。我本应出席大会,因年老体衰,行动不便,不能到会,谨写此书面发言,略表对朱先生的怀念。

          参加会议的有老一辈的学者如任继愈、黄心川等,年富力强的中年学者如戴康生、楼宇烈等,以及当前在学术界生发的新生代卓新平、何光沪等人,以及一些年轻有为的青年学者,任继愈先生说,在世纪末这个百年时刻,全国各界人士都在为许多人举行百年诞辰的纪念,朱谦之先生就属于这个年代里有贡献的人之一,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在中国会出现了这么多有贡献的人物,这很值得我们深思!

          大家在谈到朱谦之先生为人和学术成就时,无不对他的学术成就和正直品格生起仰慕崇敬之情,对朱先生一生的坎坷道路,表示了深深的惋惜,特别受到朱先生恩惠赐教的一些学者,在谈到朱先生生前的事迹时,泣不能声……

          朱谦之在学术界被人称为“百科全书式的学者?#20445;?#36825;是因为他的教学研究工作十分广泛,涉及历史、哲学、文学、音?#24103;?#25103;剧、考古、政治、经济、宗教和中外交通文化关系等各种领域,有些领域在我国还属于开拓性的研究。著名学者王亚南曾称誉:“朱先生时代感非常强烈,而且搜集之富,钻研之精,涉猎之广,读其书,知其生平者,均交口?#39057;饋!?#20294;是我认为,最能表现朱先生学问的,还是他深邃的思想。

          朱先生是个性独立的人物,他受教于旧式的传统教育,儒家的“修、齐、治、平”入世思想和?#29486;?#30340;淡泊无为,以及佛家的禅逸出世思想在他身上都得到了体?#24103;?#20116;四时期他积极投身于革命救国的斗争,提出种种社会改革的主张,但是这时“中国的思想界,可以说是世界虚无主义的集中地——佛教的空观和?#29486;?#23398;说——在青年思想界,有日趋发达的趋势。”因此他的革命哲学?#38750;蟆?#34394;空粉碎,大地平沉”的虚无主义理想,实受禅宗《高峰语录》的影响。他被军阀逮捕后,经历了不少艰苦磨难,思想又转向佛教,企?#21152;?#20315;教改变人心乃至人生、社会。他与毛泽东?#33268;?#26080;政府主义,陈独秀说他是“中国式的无政府主义?#20445;?#26159;现实思想界的危机?#20445;?#21556;稚辉认为“他是一个印度学者而有西洋思想。他的论调叫人完全可以否认,也完全可以承认。?#36744;?#25226;他评为当时中国思想界四位代表之一。

          早年朱谦之先生的思想,是时代打下的烙印,但到晚年时有很多已被他否定。人总是在不?#31995;?#20462;正中走过自己的漫漫人生之路,朱先生的可爱之处,正如戴康生先生所说:“他的人生轨迹和思想发展历程?#20174;?#20102;一个在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重压下爱国知识分子探寻真理和?#38750;?#33258;由与光明所走过的道路。他的一生奋发努力,自强不息,总?#23884;?#33258;己走过的道路不断进行总结,不?#25103;?#23450;自己,不断前进,跟上时代发展的道路。”也如他在“七十自述”中所言:“自我批评须及早,煌煌真理有依归。”一位有成就的?#29616;?#35782;分子,在晚年还能冷静而谦虚地总结自己,发现不足,不停步地前进,真是难能可贵。

          朱先生的思想在中年时代基本成?#20572;?#36825;时他已经能用比较理性的思考来看待整个世界,思想进入了一个成熟的阶段。朱先生的思想在成熟期?#38498;螅?#38750;常活跃,研究领域也非常宽广,非常引人注目,他说:“我在抗战以前的思想,总不免是唯心论的,观念论的,抗战时期所写《太?#25945;?#22269;革命文化史》虽已开?#21152;?#29992;唯物史观来解释革命文化背景,但?#24576;溝住!?945年10月中大由梅县迁回广州,他又一度兼任文学院长、哲学系主任。“回溯梅县的几个月生活,给我的印象极深,是我一生思想大转变的所在地。”

          人格风范

          很多人在谈到朱谦之先生时,除了对他的学术成就表示崇敬之外,还特别强调他的为人品格。与朱先生相处过的人对朱先生总会留下这样的印象:他双眼炯炯有神,才思敏捷,学?#23545;?#21338;,正直坦诚,为人宽厚,情纯心善,且具有童心。

          朱谦之先生在晚年自叙诗里写道:“老年治学在京华,犊情万卷东方学,落纸前?#38498;?#24066;?#36857;?#20170;日?#23588;?#28145;惋惜,著书哪比植桑麻。”道出了他对学术的挚爱和艰辛。他对读书的狂热早就有名。早在上大学年代,北大就传出佳话。北大图书馆主任李大钊曾对人说:“北大图书馆的书,被朱谦之看过三分之二了,再过一个月,将被他?#36176;輳?#20182;若再来借书,用什?#20174;?#20184;呢?”为读书,他甚至被误锁在图书馆里。在日本留学期间,也是每日有暇必往图书馆,从早到晚忙于看书、抄书。东京的书?#26657;?#20182;是常?#20572;?#29983;活再苦,遇到好书也不惜重金买下。有时因仅有一套外衣送洗无法外出,就在宿舍闭门读书。朱先生的工作态度十分认真,早上4点闻鸡声而起,埋头写作,到8点钟时才吃早饭,然后又开始工作,晚饭后始辍笔。他下笔极快,一两万字的文章经常?#40644;?#21621;成。有人说他用?#26159;?#35328;,如江河倾?#28023;?#32032;不注意词章修?#21361;?#36825;是一?#27835;?#35299;。试?#27492;?#25152;写的?#29420;献有?#37322;》序言,其辞藻之华丽,章句之对仗,用典之殷?#26657;?#34429;词章学家犹不能过?#30149;?/p>

          他的治学态度极为严谨,善于用?#38498;?#25163;,每读一书,必不停地用朱笔圈点和摘?#36857;?#37325;点段落和空白处上往往都有眉批,记有心得与评议。在着手做课题研究时,必先列出阅读和参考书目。凡是他的著作,后面附录的参考书均为当时他所能见到的,既使不是穷尽,也是八九不离十。学者指出,他的《中国哲学对欧洲的影响》一书“中国哲学与法国革命”一章中就有190处引文和注释,可见搜集之多和用力之勤。笔者曾经读到他生前读过的一些书,以及整理他的著作,见到先生用红笔在空白处填满了批注,有时因字太小或太草,辨?#25103;?#24120;不?#20303;?#20808;生为了搜集写作的有关资料,可谓不遗余力,至今笔者手中珍藏的先生搜集的关于中国人到美洲的世界各地的资?#38686;?#25253;,厚厚一大本,有各种文字,出处清楚,批语遍?#20960;?#22788;。他用于写作《中国景教》时作的书目笔记厚厚一本。就是他在“文革?#31508;?#26399;向组织交待的“材料?#20445;?#31532;一稿也是改的满天花,经过几稿之后,才最后定?#20572;?#24685;整抄出。

          朱谦之先生敬业心极强,将写作思考视为生命,学术是他的根本生命。他?#21051;?#37117;有自己的读书和工作计划,事不毕,?#24576;?#30496;,有时白天思考问题,半夜梦醒,立刻起床伏案执笔。一但写完一本著作,高?#36865;?#24576;。抗日战争期间,他在乡下写书,每逢碰到出外躲避敌人飞机时,他不带别的,只把自己的书稿带上,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背带,用来放书稿之用。有一次他回中大?#20013;#?#36335;上碰到土匪,他扔下行李,只将书稿带在身上。在北大时,东方哲学教研室同志经常每周在他家中开会,?#33268;?#24037;作,他总是高?#35828;?#25343;出稿纸,喜悦地告诉今晨?#20013;?#20102;多少字,“像个小学生完成了作?#30340;?#26679;的高兴。”

          朱先生生前拥有门类广泛的各种书籍,一共三万余册,堆了两间?#35838;蕁?#20961;到他家里去过的人,都为他的藏书而感到惊叹!这些书有几个特点,一是大?#23458;?#20070;也有,小薄的册子也有。例如他收藏有一套佛教频伽藏,像商务印书馆的知识性小册子,同样也被他收藏。二是他的书内容广泛。不管是专业书,还是一般的小说,他都有收藏,记得小时候在他家里看到几十种明清小说,?#38498;?#31245;长一点,又在他家里看到各种古人诗集和戏剧脚本。此外,在他所收藏的书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文书,由于他通晓英、法、德、日等多种外国文字,对国外的学术动态十分注意,所以能够尽快地吸收和消化国外的研究成果,步趋世界学术研究的潮流和开拓国内研究的新领域,充分体现了时代?#23567;?#20182;的国学底?#30001;?#21402;,对我国的经史子集都有一定的了解或研究,所以我国古代的大部分著作,他都有收藏。1941年中大换了许崇清校长,文学院长谢扶雅也因学生反对而去职,许崇清拟请朱先生做文学院长,先生不愿意,因辞获免,继任校长是天文学家张云教授,再次相邀先生任院长。朱先生为了向张云校长表明心意,乃以旧藏清初天文学家杨光先所著《不得已》一书与之,以明不得已之意。笔者还在他家里读到了关于陶瓷制作的小册子,足以说明他的“百科全书式”学者的深厚功力都是来自于广泛读书和丰富藏书。三是他收藏的书系门类齐全、系统。朱先生逝世后,他的藏书一部分送给了广西的一所学校,一部分送给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,还有一部?#33268;?#32473;中国书?#36749;?#30041;在宗教所的书,均为一些与宗教有关以及日本哲学的专业书,其中关于日本哲学的著作,是我国这方面收藏最丰的一处。由中国书店?#23637;?#30340;书,当时总价值计人民币6000余元,其中一套大藏经仅卖了500元,今天已经市值6万元以上,所以先生生前拥有书籍的价值远不是可以用人民币来估价的。

          为人正直,胸襟坦白,待人诚恳是朱先生做人的最大特点。他一生中同许多名人有过交往,其中既有后来成为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领导人,也有社会名流,还有著名学者,以及后来倒了霉运的人。但他却淡泊于名利,宁静而致远,一心做学问,从不附炎趋势。1948年蒋介石到广州,接见中山大学教授,他不参加。有的朋友曾经受过他的恩惠,发迹?#38498;螅?#20182;不再与其来往,始终保持着一个学人的人格尊严。在他的朋友中,与他一直交往不断,友谊长达半个世纪的是至交梁漱溟先生,既使梁先生坎坷,他也?#40644;?#35270;,仍然与其往来,谈学论道,相互交心。朱先生逝世后,梁漱溟先生在日记中作了追思,感受跃于纸,哀于心!

          朱先生严于律己,宽?#28304;?#20154;,爱护人才,是一位谦和、忠厚的长者,诲人不倦的导师。在北大上学时,他住在“学旅?#20445;?#19968;元钱一晚的学生旅社),晚上10点熄灯,但他要学习到深夜,只好用?#27827;?#28783;。无钱买?#27827;?#26102;,就躺在床上思考学术问题,从不向人借贷,穷且益坚,不贪不苟,引以?#38498;饋?#22312;中大任教时,他对学生关怀信任,唯恐怀才不遇,凡发现优秀青年或有专长同学时,把名字记在上面,以免遗漏,并说“有才而无德,其才不可用?#34180;?#20182;特设“谦之学术奖金?#20445;?#24182;亲拟应试专题。他平易近人,和蔼可亲,常常走访学生,关心他们的生活,体察他们的苦?#24103;?#23398;生请教他时,有?#26102;?#31572;,耐心教?#36857;?#23398;生以“诲人不倦”四个大字的锦旗相赠。

          解放后,先生在北大哲学系任教时,曾指导过捷克学生鲍格洛(Timotrus Pokora)两年,研究《桓谭新论》,回国后鲍格洛常常给朱先生写信,把他的著作寄给先生,其中两篇还是介绍朱先生的?#29420;献有?#37322;》和?#29420;?#36157;——16世纪反封建思想家》的文章。另一个是朝鲜人郑圣哲,研究题目是《程朱学对于朝鲜的影响》,回国后曾把他与人合写的《朝鲜哲学史》的朝鲜文版和日译版?#34903;?#36865;给朱先生,并每年都有贺年片寄给老师。郑圣哲后来当了朝鲜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。朱先生在主持东方哲学教研组工作期间,满腔热情,精心指导青年教师,先后开出日本哲学史、印?#26085;?#23398;史和阿拉伯哲学史课。著名学者金宜久先生和戴康生先生大学毕业,被分配开阿拉伯哲学史?#21361;?#26417;先生手把手,开出详细书目,把他有关的藏书拿出来供两?#36745;?#35835;,时常?#27493;?#35201;点,解答疑惑,给他们鼓劲。1990年代?#38498;螅?#31508;者与金先生和戴先生谈起这件事情,他?#23884;源?#20173;然?#19988;?#29369;新,感激不尽。戴先生特意说道,这些书在几十年后仍是我们要读到的必读书。王亚南先生曾这样评价朱先生:“至若就其(笔者按,指朱先生)研究的态度讲,我们在几年同事当中,?#30475;?#35265;面必争论,?#30475;?#20105;论必达到面赤耳热的程度,结?#37073;?#20182;总会给你满意地说:‘你所讲的很对。’但他这样讲的时候,言外决不忘?#19988;?#32473;他自己满意的表示:‘你所讲的也很对。’这就是说:绝对尊重他人的意见,同时也绝对坚持自己的意见。”朱先生的这种做学问的态度,被友人称为是“为生活而学问的态度?#34180;?/p>

          朱谦之先生用深邃的?#33108;?#26500;筑了精密的学术殿堂。他给我们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精神?#27785;福?#20026;纯洁的学术论?#21507;?#28155;了一块丰产的沃土,改写了中国学术史的新篇章。对一个人的评价,不在于他生前人们怎样论说,更重要的是?#27492;?#36523;后是否仍然受到人们的怀念与重视,朱先生重版或新版的十几本著作,已经证实了这一点。试?#26102;?#19990;纪有成千上万的学者大师,有多少人在身后还能得到这样的待遇?#24247;?#26159;朱谦之做到了!

          心愿

          笔者有个心愿,由来以久。出于两代人的交往,我觉得更有责任、更有必要写?#40644;?#32426;念朱先生的文章,因为人们现在对他太不了解了,以至于真有些陌生。当与人谈到朱谦之的名字时,很多人都知道,但是一但进入正题,又不能回答出来什么。记得小时候,随父亲到朱先生家里,先生放下手中的活,和蔼地笑着跟我?#23500;埃?#38382;这问那,正是从这时我开始接触到朱先生,以至于后来影响了我的成长。?#38498;?#20877;有机会到先生家里,只感到满屋都是书,多得让人崇敬,虽然有亲近想看的欲望,但是确?#24764;床?#25026;,那就好奇满足地摸一摸?#26705;?#20063;许现在我经常买书的习惯也就是从这里开始受到影响或启蒙的吧。及?#29454;?#38271;,中国大地开始进入“文化大革命?#31508;?#26399;,先生这时已经身体不行了,休息在家,没有参加活动,只是有时到单位去报个到,见到我时,摸摸我的头,笑一笑说两句话。后来我随着历史的洪流,走上了上山下乡的道路,在四川西昌卫星发射基地边上的一个村子?#20540;兀?#20877;被招工到工厂,当一名工人,虽然每年有探亲假回家,但是这时朱先生已经离开人世。

          我每年回家探亲,因为家里地方小,住不下,我就住到朱奶奶家里堆书的?#32771;洌?#34429;然一些好书或值钱的书都被送走或卖掉了,但是仍然还有一些书堆在那里,于是我抓到什么书就?#35789;?#20040;书,有时也翻箱倒柜找一找,总也能找到一些可以看的书。其中当然也有一些是朱先生的著作。出于学习和工作的需要,我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先生的著作,也越来越认识到到先生的伟大学术成就和博大精深的学问,以及他深邃的思想和高尚的人格,特别是近十年来作为朱先生的版权代理人,负责整理和出版他的著作,更加感到确有宣传先生的必要,不要让原本是金子的成就给埋没在故纸堆里。为此,我在一些报刊?#29486;?#25991;介绍朱先生,编纂他的著作目?#36857;?#24182;且参与了召开纪念朱先生会议的筹备工作,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。

          朱先生著作等身,学问广泛,对他的著作,要在?#40644;?#25991;章中完整地介绍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朱先生在中山大学工作20年,任史学系主任10年,文学院长和哲学系主?#38382;?#24180;,但遗憾的是,对于他在中大的贡献,就连中大的人也不知道多少,为了朱先生的纪念会,我曾与中大历史系联系,对方回答只知他曾做过系主任,具体情况也不清楚。才过去半个世纪,就这么快让人遗忘了,岂不是先生的悲哀!

          朱先生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是丰厚的,启迪是深远的,我们学习朱先生的地方有很多很多,在纪念会上,卓新平先生指出:“我们纪念朱谦之先生,就是要学习先生以学术研究为主,以著述写作为乐的精神,对我们人文学者而言,为学不仅是一种职业生涯,而且是一种人生?#38750;螅?#25105;们钻研于其中,人生的乐趣、感情也在其中。人文研究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积淀和精神温床,它需要其民族的知识精英去忘我地?#38750;螅?#20840;身心地投入。正是在朱谦之先生身上,我?#24378;?#21040;了这种精神、这种?#36784;?#30340;生动体现,我?#23884;浴?#34915;带渐宽终不悔,为?#26009;?#24471;人憔?#30149;?#20043;表述也有了更深刻地认识。”

        标签 - 哲学史家,中国哲学史
        网站编辑 - 汤宝兰
       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yus7c"><delect id="yus7c"><dl id="yus7c"></dl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yus7c"><delect id="yus7c"><dl id="yus7c"></dl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2. 王者荣耀妲己己被乳液本子 25公斤美国美女图片 516棋牌游戏中心 羽毛球比分直播赛果 澳门永利赌博棋牌 西安按摩会所丝袜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玩龙虎和是骗局吗 叶小姐太原按摩q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